<var id="pxnpr"></var><cite id="pxnpr"></cite>
<cite id="pxnpr"></cite>
<var id="pxnpr"></var>
<cite id="pxnpr"></cite>
<var id="pxnpr"><strike id="pxnpr"></strike></var>
<var id="pxnpr"></var>
<cite id="pxnpr"><span id="pxnpr"><var id="pxnpr"></var></span></cite>
<cite id="pxnpr"><strike id="pxnpr"></strike></cite>
<var id="pxnpr"><strike id="pxnpr"><listing id="pxnpr"></listing></strike></var>
<cite id="pxnpr"></cite>
广德百科网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

连线武汉丨前线日志:脱下防护服满是水泡

2020-01-30| 发布者: 广德百科网| 查看: 144| 评论: 3|来源:互联网

摘要: 原标题:连线武汉丨前线日志:脱下防护服满是水泡“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记录者:中山三院...
水泥假山

原标题:连线武汉丨前线日志:脱下防护服满是水泡

“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记录者:中山三院SICU护士张晓玲

记录日期:1月29日

今天是8:00-12:00的班,昨晚睡得晚,下半夜睡得沉了点。早上在梦里惊醒,以为闹钟没响,自己迟到了。一看手机屏幕,还好才06:25。昨晚睡前反复确认闹钟,就怕万一因为自己迟到而晚接同事的班,虽然我们并不是来自同一家医院,之前也不相识,但在特殊时期共同搭过班的我们来说,这都是过命的交情。

洗漱完,喝了两口水,窗外的天边微微泛白。穿上临出发前医院紧急为我们采购的保暖内衣,套上手术服,外加一件冲锋掛,戴上口罩,就出发了。队友们相约楼下集合。走去医院的路上才发现自己没吃早餐。因为我们走的时间早,早餐还没开始供应。

今天是第二次来到武汉汉口医院,走到呼吸科的那栋楼下,有点熟悉和特殊的感情了,也许是因为我将在这里待上长长的一段时间。

楼下之前成堆的医疗垃圾已经被我们广东医疗团队的各位院感科老师按标准清理了,楼梯也干净明亮许多。走入清洁区,我们的防护服,护目镜,手套,帽子,脚套,口罩都按标识位置定点摆放,看上去整洁又安心。一天的工作将从这里开始。

听说今天的3M的N95口罩已经没了,轮到我时真的没了,就用国产防护口罩代替,不知是我的脸型问题还是耳骨太软,戴上这种口罩后漏气明显而且穿上防护服后口罩会滑落,在多位老师帮助下,为了口罩密闭,只能紧紧的尽可能向上勒住口罩后边的S扣,就这样,进入了隔离区,但我的眼罩里始终布满雾气,同事们考虑我的防护可能有潜在风险,将我分配在药疗班。加药时我万分小心,核对多遍。必须保证医疗安全。这不允许一点马虎的。

药疗工作主要负责核对及静配静脉补液。补液多到从两米八的加药台前到加药台尾,而后又来再又回那么多。不过去做,就一定做的完。完成上午的工作后,和诗烨一起将下午的药疗班的补液整理好,药核对好,摆放好,已希望可以减轻下一班的负担。

期间护士站的响铃此起彼伏,医生和护士们也是马不停蹄但又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工作。海秀也是上08:00-12:00,但我只遇到海秀三次,她踏着飞快的脚步在病房里穿梭,每每遇见一次她都甜甜的叫:晓玲姐,晓玲姐。像个孩子又像个小天使。我想,作为责任护士,他的病人也会这么觉得。

我想,我们的工作已经慢慢开始步入正轨。

下班后,很饿,想喝水,海秀对我去说:“乖,别喝,回家先洗澡,我们再喝?!比肥?,来了武汉,在医院,我们洗手最勤,喝水最少甚至没有。

回到宿舍,洗漱完毕,14:40吃午餐。一边吃饭一边浏览有关疫情的消息,我是个很喜欢看电影和听音乐的人,但从除夕夜踏上征程那天起,我的所有娱乐都变成关注新闻。疫情治疗消息,前线消息,医疗物资消息。

下午我们的支援团队群,收到一张广州白云机场的照片。是支援武汉的第二支队伍出发途中发来的。他们是来自我们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粤东分院的同事们。照片中的广州已是春暖花开,巧的是武汉今日也是晴天,待寒冬去,初春也不会远了……

记录者:中山三院呼吸内科冯定云医生

休息时间,说说我们呼吸科四个医生吧,周宇麒主任是我的研究生导师,2009年我入学那年,我很幸运和他一起被评为中山大学优秀党员。10多年来,周老师不仅在学习和技术上传授了很多知识,也在我的很多人生关键选择上给了很多支持和鼓励。而且还一直包容着我曾经学习工作上的一些不足。这次一同出发,我的内心是复杂的,怕他太劳累影响血压,怕他被感染。但是又非常怕他不在身边,因为有他在,我的内心才更沉着冷静,更有力量。李洪涛老师,既是我在呼吸科的上级医生也是我的好同事,一直以来对我关怀指导备至。这次一起在汉口医院值一线班,八小时不喝水不吃饭不上厕所,对于年纪比我大的他来说本身就是个考验,他还新收病人,开医嘱,精气神跟十年前的他丝毫不减?;朴ㄒ缴?,是我的好兄弟,他比较内敛,话不多,但做事很干练,出发武汉汉口之前他刚值完夜班,二话不说就来了。在昨天的值班,同样沉着淡定,快速处理医嘱等等。和他们三个在一起值班,内心安全感和温暖感难以释怀,我们已经不止是师生关系,还是兄弟关系,战友关系,一辈子都是。当然,在前线也一直收到后方的大量关怀,除了广东省、中山大学、中山三院,还有我们张天托主任带领的呼吸科和社会各界人士。昨晚下班回来忙完快十二点了,向张主任回复信息,他秒回了,可见心之急切!而且还千叮万嘱要注意休息,第一次听见张主任跟我们说晚安,内心感动得难以言语。当然,还有很多好朋友新朋友和爱心人士,给了非常多的帮助和祝福,由于时间和精力关系,未能一一回复和答谢,我在此表示深深的感谢和抱歉,谢谢您们,希望在国家的引领下,我们一起战胜困难,取得胜利!

记录者:中山三院外科护士陈桂丽

1月24日

酒店墙壁上的大时钟,一圈一圈慢慢的慢慢走,今天是大年三十,我在距离广州986公里的武汉的酒店里辗转难眠思绪万千,此刻窗外正在飘着小雨淅淅沥沥,也算感受到了北方的严寒呵气成冰,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今天早上,还在广州陪孩子看发热门诊,看着代步车里高热40度的孩子我心如刀割,今天是一年一度享受阖家欢乐的除夕夜了,结果宝宝上吐下泻高烧不退,母亲也因为心律失常再次发作需要人照顾。

手机突然震动,打开一看是工作群消息要征集去支援武汉的医务工作者,要求立即出发,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应该去支援,做为06年广东省首批赴港重症专科护士我义不容辞,没有惊天动地,我义无反顾的报了名,之后我和我的先生通了电话,他说他会照顾孩子和母亲的,让我安心,不要有后顾之忧。

有了家人的支持,我就赶紧回到家,先生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年夜饭,那是我们昨天商量了好久的,白切鸡春晓报喜,清蒸鱼年年有余,以往的每个春节,再过几个小时都该是我们一年最幸福的时刻,一家老小围坐一起觥筹交错谈笑风生,紧迫感和使命感不允许我再继续想下去,收拾好行李出发前我抱了抱先生,他是我大的依靠,他一直说“要注意安全”,看了看孩子我差点泪目,家人很鼓励我,但我知道他们内心的担忧,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他每天睡在我的枕边,从那么小的婴儿慢慢长成了小男孩,我亲亲他的额头:孩子,等妈妈平安。

去医院的路上手机仍在不停的震动,是泌尿二区的同事们发来的祝福微信,想起我强大的后援团队我热泪盈眶,我的同事我的战友的鼓励让我斗志昂扬,简单的做了病区的交接工作,我相信我的团队,我相信我不孤独我们在并肩作战!接着,登机,到武汉的酒店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现在武汉的窗外还在飘雨,我不再迷茫,17年前参加救助非典的经验让我足够强大,我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自己相信党相信国家。杀不死我们的会让我们更坚强,假以时日必定阴霾散去,待到山花烂漫时,我会抽出时间好好陪陪家人带他们再来武汉,享受武汉的热干面,去武大看?;?,去江汉路坐知音号,去东湖坐缆车,去司门口走长江大桥,告诉我的孩子:你看这是千千万万的叔叔阿姨们为你们打下的江山!

记录者:中山三院MICU胡吉祥

21:30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房间,腿十分酸痛,快速地洗完澡,出去拿了饭用微波炉加热一下,草草吃完,在这里要感谢省医疗队为我们配备了一个微波炉,我们下班回来可以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了。

22:20跟一位大学室友视频聊天,他也是一名男护士,他所在的医院也爆发疫情了。因为他白天在我上班时给我打了电话,我没有接到,他就发了些关心的信息。所以晚上回来就找他聊聊天,我们聊了好久好久,他说他现在一个人在家,因为担心家人会被感染,他把家人都送回乡下了,他一个人在县城医院上班,跟他聊聊彼此医院的情况及物资是否足够,同为一线的医务人员,感同身受,了解对方的艰辛,相互道了一声保重。让我们一起战胜疫情,早日回到与家人团聚。

23:15终于可以躺在我这柔软的床上了,捧着刚泡好的奶茶,喝上一口,美滋滋的!回想今天一天我所管这边新收三个病人,13台心电监护,这四五个小时就没有停歇过,一直忙碌着,可心里一点怨言都没有,并且心里甜滋滋的,就跟我现在手中捧着的奶茶一样。71床的住着一位大叔,我今天一进去他的房间,他就认出我来了,就用一口武汉话就跟隔壁床说:“这是我们湖北老乡,他是鄂州的?!蔽倚睦镆焕?,开玩笑地说:“我都包的这么严实,你还能认出我来?”他说:“你昨天来过啊,并且我记得你的身行啊,口音啊?!闭娴暮苋傩?,我与他也没见过几面,并且我连脸都没怎么露出来,他还能记得我,知道我是鄂州的。

是呀,我们是老乡啊,这是我的家乡??!所以我才有勇气踏足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我经常用家乡话跟这些病人聊天,鼓励他们,让他们知道,还有很多人在关心着他们,他们并不孤单。一切都是那么亲切自然,能帮上你们,服务家乡,义不容辞。

今天还有73床的一位爷爷非常坚强,他今天下午本来要去做CT检查,但由于他喘得很厉害,稍微活动一下,血氧饱和度只有80左右,离不开氧气,所以不得不退后再做,他老人家还连声道歉,说:“我要一直吸着氧,不然受不了,这可怎么办?”后面他又喊我过去,跟我说道:“你给我一个氧气枕,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去了,我一个人可以的,你们放心?!蔽铱词奔湟埠芡砹?,就安慰爷爷:“这个不急,现在也很晚了,你现在情况不怎么好,并且我刚来,还不知道氧袋在哪,我会跟医生讲的,也会跟后面的护士交好班,我们明天再看看?!闭馐俏业诙慰凑飧鲆?,每次他都坐在床边,独自一个人,没有家属在,一般也不会麻烦我们,有时看着他一个人颤颤巍巍,举着药水去洗手间,真的为他心疼。他们自已一直在咬牙坚持,等待着我们的援救。

别放弃,黑夜总会过去,迎来黎明的曙光。让我们一起为我们的家乡加油!

记录者:中山三院神经内科护士方晓霞

2020年春天,我们一起到武大看?;?!

1月29日凌晨

今天是大年初四,也是我们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支援武汉的第四天。记得年三十那天我还在上班,下午三点左右接到通知,我就报了名,没有和家里提前商量,四点下班,晚上八点半集合,不仅是我,一起的同伴很多年夜饭都没吃,就赶往一线。

对于武汉的印像原来就是武大的?;?,还有网络上人山人海的就诊场面。我也不知道来到武汉会面对什么,但是在武汉人民需要帮助的时候我选择义无反顾的往前冲。

我们来到这里,支援武汉汉口医院,我们广东省医疗队接管一整个病区八十张床位,危重病人占了一大半,还有上呼吸机的病人,病房里人人都戴着口罩??吹轿颐巧砩闲醋胖猩饺?,就问我们是不是广东来的,说他们很感谢我们这么大老远过来帮助他们?;刮?,你们这小姑娘到这里了,你家里父母担心不担心!不禁想到,之前的医闹伤人事件,同样是病人,病人家属。

看这他们躺在那里,不停的咳嗽,叹气呻吟,我的心都揪着。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作为一个护士,我能做什么呢?!在现在还没有特效药治疗这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情况下我能做什么?

有一句话叫“偶尔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是特鲁多的座右铭,病人看见我们,就会问:“我什么时候能够出院?我什么时候能好?我还要住多久?我还有的治吗?”每当遇到这样的问题,我能做的就是安慰,鼓励他们。

这里面有个老爷爷,他一个人住院,七十多岁,告了病危,上了心电监护、吸氧,但是我们巡房查看病人,还有做治疗打补液的时候用会发现,他把鼻氧管摘掉,心电监护也不接,问他为什么,是不是不舒服,他只是闭着眼睛摇摇头。于是我们陪他聊天,告诉他这些都是做什么,吸氧对你有什么好处,一遍一遍地说,终于爷爷肯配合治疗。

为了做好防护,我们每天都要洗手数以百次,然后穿防护服又不透气,不仅是我,很多同事皮肤都起了水泡,但是我们仍然每天都要坚持在一线,一刻不停歇。

图:脱下防护服的医护人员身上满是水泡

不过我们中山三院这个大家庭的哥哥姐姐很照顾我,给我远程会诊。最后我还接到了一种特殊的“药物”,提供这个“药物”的是一个二胎的宝妈:我们神经内科ICU护士胡兰云的姐姐,她挤了乳汁给我,她的小宝宝还在家里想着她。

图:医护人员用乳汁抵抗水泡

来到武汉的医院,不是炼狱,我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才能战胜这场战役。

对于我,只是众多支援武汉的医疗工作者中的一员。我们中山三院的大家庭加油!武汉加油!

2020年的春天来到的时候我们一起到武大看?;?。

记录者:中山三院PICU护士董婉秋

1月24日

大年三十,本来正在值班(早上八点到晚上十一点),下午两点看到群里要支援武汉的消息,没有过多犹豫给领导发了信息,我愿意支援武汉。下午五点左右,通知我在去武汉的名单中,六点不到通知晚上八点半集合今晚就马上出发,我们准备的年夜饭都还没开始吃,特意申请让小鑫鑫买的榴莲披萨也只吃了一小块,然后就是开始了兵荒马乱般地准备行李,准备物品,能这么快速这么顺利地准备好,多亏了我的同事张建飞一直在帮我,因为我跟张杨都到了武汉,少了两个人上班,为了支持我们的工作,她需要临时调整班表,一个星期她就上了四个夜班,实在是非常辛苦,感谢组长的大力支持。

决定来武汉,因为怕家里人担心,本来是想等打胜仗回去了再告诉他们,后来经过考虑还是在知道选上名单后告诉了他们,妈妈很担心马上就打了电话过来,因为她信佛教,安慰她说,我是去做帮助别人的好事,你家的神会保佑的……带着所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与担忧,晚上十一点多,我们登上了到武汉的专机。

登机后将近零点,大家笑着说要在飞机了跨年。

1月25日

到达武汉转驻地后已经凌晨三点多,到了分配好的房间,洗漱等等将近五点半才休息,考虑到我们是紧急出发,第二天集中在驻地培训、开会讨论各项工作。

1月26日

身为地地道道的广东人真心觉得武汉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出发太匆忙,我们很多人都只带了少量的衣物,为了给大家购买保暖的衣服、上班用的鞋子,我们走了几公里都没看到有店开门,广州的领导们、同事们知道后马上行动起来,因为现在过年,很多店铺都关门了,黄师菊主任呼吁全院征集鞋子给我们送来,我们都非常感动,特别是看到主任最后一再强调我们是一体的,有什么困难一起想办法,如果不是距离太远,好想抱抱我们可爱的主任啊,哈哈哈!

到武汉第三天终于出来透透气了,虽然耳朵都冻疼了。

下午四点第一批同事到医院正式开始上班,本来让我们接管的是外科大楼35名病情较轻的患者,到医院后才知道真正工作的地方是有将近80人,其中50人是重病病人的呼吸内科,因为保洁工人等后勤人员缺乏,医院秩序,环境卫生等情况令人堪忧,晚上十一点终于等到本来八点下班的同事回来,开完总结大会,虽然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情况严峻,但是真正听到这些事实后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甚至有些较年轻的同事出现心理应激反应。

1月27日

本来计划今天早上八点由我跟段孟岐护长一起守住,但是现在因为情况有变,经过各医院护长们讨论凌晨一点多终于敲定了临时的班表出来,晚上八点上班,随着离上班时间越来越近,终于开始有一点点焦虑,但是看到各方都开始行动起来,以前在医院时觉得遥不可及的主任、教授都开始亲力亲为奔赴在最前线,对于打胜仗更加有信心了。

“我是感控专家,现在也是你们的垃圾清运工”,一位可爱的院感专家微笑者调侃。

下班后凌晨两点多回到驻地,看到朋友发来的问候信息,“怎么样了”还没上班之前每次只能安慰地说,很好,一切顺利,但是经过大家的一起努力,看到我们今天上班环境情况明显比第一批上班的时候有了较好的改善,这次很有信心地想跟亲朋好友们说,我们都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1月28日

“姑娘,明天检查能不能找个人帮帮我,家里只有老人了”一位老婆婆害怕被拒绝,小心翼翼地请求着;“阿伯,你自己能看得到补液有没有打完吗?”“可以,十多天了,每天都是我自己看着的”……病房里很多老年病人,但是很多又只有他们一个人,没有家属照顾。帮忙热热饭,做好防护的同时,分批巡视病房,交班查房给他们做操作的时候闲聊两句,他们也会很开心,我们都力所能及地尽量去帮帮他们。

一直穿着防护服戴着手套,下班后发现因为过敏、因为反复洗手消毒液刺激,我们的手有的起了水泡,有的皲裂了,还有一些同事的鼻子也被口罩磨得起了水泡,同事们都互相关心着,一起出谋划策帮助大家,看到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互相照顾,很暖心,特别是我们的段护长,每天都很关心我们,睡得好不好啊,注意休息,有没有不舒服,上班的时候也一直强调如果不舒服一定要及时说,要做好防护,要平平安安的……其实她自己也在病房也在一线上班,但是除了要轮班每天还要处理其他事务,经常忙到凌晨一两点,白天没上班时又为各种事情奔走,您也要注意休息啊,我们都要平平安安地一起回广州。

1月29日

今天的武汉只有5℃,在广州可能会很少有这么冷的时候,但是相比昨天的1℃,今天已经温暖了很多,但是更令人感到温暖的是她们对我们的关心。

早上十点,我们照常召开每日例会,领队周宇麒告诉我们昨夜接收到广州同事们给我们筹集的一些急需物资、药品等,穿上厚厚的温暖的冲锋衣,想到为我们牵挂的同事们,想到昨夜凌晨两三点所有人都已经熟睡,但周宇麒领队,段孟岐护长,张晓丽护长们还在帮我们接收搬运这么多的物品,感恩他们,看到我们这么团结的一支队伍心里暖暖的。

晨会还没结束,负责后勤调配的潘顺文大哥突然拎了一个很漂亮的蛋糕进来,原来是一位广东佛山市民为了感谢我们广东医疗队支援,特意给我们准备的,此外段孟岐护长还告诉我们驻地附近的一家面包店也主动联系了说如果我们有需要可以让他们给我们送……从到武汉后,从亲自捐物不留名的徐先生到他们这许许多多的关心着我们的市民们,在武汉支援的队友们都被他们感动了。



分享至:
| 收藏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德百科网  

GMT+8, 2019-1-6 20:25 , Processed in 0.10094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广德百科网 X1.0

© 2015-2020 广德百科网 版权所有

微信扫一扫

最全彩票app下